《春来怒江》:以小见大,书写乡村振兴时代主旋律

时间:2106-02-07 14:28:15阅读:3387
祖国西南边陲,山高谷深、偏远幽僻之地,生活着9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等社会形态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民族”,曾经,他们生活在最贫困的地区,是最弱势的群体、最特殊的族群。云南是

      祖国西南边陲,山高谷深、偏远幽僻之地,生活着9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等社会形态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民族”,曾经,他们生活在最贫困的地区,是最弱势的群体、最特殊的族群。

      云南是我国“直过民族”最主要的聚居区,包括独龙族、德昂族、基诺族、怒族、布朗族、景颇族、傈僳族、拉祜族、佤族等。2020年11月14日,云南省全省9个“直过民族”全部实现整族脱贫,摆脱贫困的千年梦想,照进现实,迎来了新的历史性跨越。

      近日在爱奇艺独家上线的《春来怒江》,就是一部深情描绘独龙江乡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影片。在这片写满凄美故事的独龙秘境中,经由几代扶贫干部的努力,刻下一跃千年的历史印记,成为中国扶贫史上的一大奇迹。

      作为一部聚焦当下乡村振兴重大主题,反映云南独龙族脱贫攻坚奔小康的影片,《春来怒江》成功列入中宣部2020年宣传思想工作要点重要影片,已入选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精品网络视听节目创作展播作品、国家广电总局2019网络视听节目精品创作传播工程重点扶持作品、国家广电总局重大题材网络影视剧项目库首批入库项目。

      讲好中国扶贫故事,深挖背后动人细节

      曾经创作了现象级网络电影《毛驴上树》的编剧昃文江,此番再度操刀《春来怒江》编剧。在他看来,“只有植根于扶贫一线生活,才能讲好中国扶贫故事”。而独龙族2018年就实现了全族脱贫,选取怎样的一个切入点,成了影片创作初期最大的难题。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思考,他确立了帮助返贫户重新脱贫这样一个切入角度,以细腻的笔触,讲述三代扶贫干部扎根基层,挥洒汗水与青春的奋斗故事。当这个故事有了根基,独龙族特色民俗文化的展现作为影片枝叶,也就有了贴近现实的质感。《春来怒江》精准的捕捉到时代脉动,最终成就一部生机盎然的主旋律电影。

      《春来怒江》视角独辟蹊径,但呈现出的却是极为接地气的影像气质。在影片创作前期的采风阶段,为了能拍摄出现实题材网络电影的真实质感,创作者们深入实地进行考察,接触了大量的农民朋友和基层工作者。让主创团队感到意外的是,最初很多人会以为他们生活条件那么艰苦,工作环境那么恶劣,一定会眉头不展,但是当深入接触之后,才发现完全不同,他们在农田里开着玩笑、唱着民族歌谣,在工作间歇相互鼓励、相互扶持。在面对困难时也很少怨天尤人,顶多自嘲几句,之后便携手并进,共同面对难题。

      接受采访时昃文江感慨:“我觉得面对艰苦,笑着面对,面对困难,笑着克服,这才是多数农村百姓与基层工作者的真实状态”。而这样昂扬向上的奋斗图景,也激励着《春来怒江》创作团队,对影片精益求精、反复打磨,力争做出一部有生命力、能真实记录时代大发展的精品网络电影。

      与时代共振致敬第一书记,以小见大展现脱贫攻坚

      11月23日下午,贵州省宣布:全省贫困县全部脱贫。至此,我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人类历史创举,千年第一遭。

      2020年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节点,淘梦继续用网络电影的方式响应落实党和政府的决策部署,《春来怒江》以第一书记的视角呈现脱贫攻坚第一线的真实切面,精准的捕捉到时代脉动,从而成就一部生机盎然的主旋律电影。

      作为网络电影内容创新的探索者,淘梦始终致力于打造积极向上、有时代影响力的优质影视作品,淘梦创始人&CEO阴超表示:“淘梦始终坚持与时代共振,致力于打造兼具思想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效益的优秀作品,《春来怒江》聚焦乡村振兴,用扎实故事传递人间真情,为网络电影精品化之路助力。

      几代扶贫干部扎根基层,勇担时代使命

      曾主演《沂蒙》《红高粱》等作品的演员来喜,在《春来怒江》中成功塑造了第一书记宋春来的形象。他回忆,因为刚刚演过《遍地书香》中的第一书记,接到剧组邀约后一度想回绝这个角色,然而看到剧本扉页里写着“独龙族一步跨千年”这句话时,他动心了。一步跨千年,仅是5个字,但个中艰难可想而知。《春来怒江》最珍贵的一点是,它敢于直面脱贫攻坚中的真实困境。

      观念冲突——影片中,宋春来书记去县里申请了扶贫专项资金,想鼓励村民开办农家乐、搞直播做宣传,让村民日子更红火。但无人响应号召。独龙江族2018就实现全族脱贫,村民大多以种草果为生,收入来源单一,自给自足的思维依然存在。

      返贫户的存在——村民龙雪莲因为儿子意外去世,家里失去主要收入来源重新返贫,现实中因为家里顶梁柱去世而返贫的例子,不在少数。影片中宋春来书记,宁肯自己吃泡面,也要自掏腰包接济龙雪莲。作为市派第一书记,服务期已满,却不顾妻女反对扎根独龙江乡再战一年。影片中有一句台词,很多观众都大为感动。他说:我非要把她这个贫困帽子摘了不可。

      电影之外的现实是,2020年6月怒江州全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这是几代基层党员共同奋斗的丰硕果实。影片结尾字幕打出:自2015年以来,有27名同志先后在怒江扶贫攻坚战场上献出宝贵的生命,他们的奉献和牺牲,是怒江州脱贫攻坚历史上一抹最庄严的色彩。饱含深情的文字,让观众更深切体会到扶贫工作一路走来,有多动人就有多艰辛。

      影片除了深刻描摹了集合众多基层党员干部优秀品质于一身的宋春来书记,还塑造了青年党员干部高岩。他跟随宋书记扎根基层,而且和女友一起为脱贫攻坚事业奉献青春与热血。有观众看完电影评价:“一起为钟爱的事业挥洒青春,这才是青年一代应该向往的爱情故事”。《春来怒江》将一段甜蜜浪漫的爱情故事,融入脱贫攻坚的时代浪潮中,别有深意。

      独龙江乡党委书记余金成接受采访说:“有些在外读完大学的孩子,回到了独龙江畔,建设自己的家乡。他们走进群众家中,组织文艺活动、宣讲党的政策;还有些投入到脱贫攻坚中,用所学助力家乡脱贫,让青春在乡村振兴中飞扬。”脱贫致富奔小康,这是几代人的大事业,只有千千万万的青年人勇于将自身的发展,融入时代发展大浪潮,担起时代赋予青年一代的使命,才能迸发出乡村振兴的不竭动力。

      阻隔贫困代际传递,是脱贫攻坚的重头戏

      没有人比独龙族人更懂教育对于阻隔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性。《春来怒江》以敏锐的时代洞察力,捕捉到贫困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在脱贫攻坚战役中的重要性。“扶贫先扶志”除了志气,更是智慧、知识。

      影片中因为失去独子而返贫的龙大妈,与孙女阿水相依为命。阿水不忍奶奶独自养家糊口,提出自己打工补贴家用。而宋书记坚决反对,一定要让龙大妈督促阿水安心把书念完。在影片中这是一个极其细微的情节,但在怒江脱贫攻坚史中,教育事业的建设,意义非凡!

      1956年,闭塞千年的独龙江乡才有了第一所小学,现代文明第一次抵达这里。如今,独龙江乡建立了从学前到初中的教育体系,学前教育实现“一村一幼”全覆盖,孩子们乐享14年免费教育,义务教育入学率、巩固率均为100%,2020年全乡初中升高中阶段入学率达到98%。

      独龙江乡党委书记余金成接受中国文明网记者采访时说:“最根本的还是抓教育,用抓教育来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值得一提的是,独龙江乡是云南第一个开通5G的乡镇,通讯方式的“极速”升级,成为独龙族告别封闭落后、拥抱现代文明的生动注脚。在5G网络支持下,新冠疫情期间独龙江乡的孩子可以与北京学生同上一堂课。

      贫困有一个代际锁定,因为父母贫困后可能没有精力给孩子的教育进行投资,孩子没有良好的教育,学不到技能,可能会继续贫困。打破这样一种代际阻隔最好的手段就是教育。如今,独龙族女孩高琼仙考上中央民族大学,后来又成为独龙族第一个女研究生。目前独龙族已经走出3名博士、2名硕士,大学生也越来越多。更多振奋人心的故事正在路上......

      结语

      《春来怒江》是一部以小见大的电影,它的出现,给网络电影创作带来新风向和新思考。它以每一位扶贫干的小故事,折射出千万名基层党员干部初心不改的大情怀。无论何时,创作者都要心里有国家、民族的大局观念,在创作生产时始终与时代同频共振,用心、用情、用功讴歌伟大时代。这样就不会被市场的眼花缭乱所迷惑,能在纷乱的竞争中辨别出自己的前进方向,创作出来的影视作品自然会受到观众的喜爱和社会的认可。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牢记嘱托,再接再厉,奋发图强,彩云之南的9个“直过民族”,定能在小康路上大展拳脚,定能创造出更加美好的明天!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 选择主题 ==--